文学主体性离不开社会实践

  

以笛卡尔为代表的主体性哲学曾经在哲学史上占据主导地位,如今在后现代语境下成为被消解的对象。同样,文学主体性理论经过发酵、确立、论争后,也归于沉寂。进入后现代语境,对于主体崇高和思想深度的消解在文学中也有所呈现。这在网络文学中表现得更为明显,许多文学作品都以戏谑和娱乐手法来吸引读者。在这种语境下,重提文学主体性具有现实意义。回顾文学主体性论争,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一文艺理论的基本问题。

  引起广泛关注和激烈论争

  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非常重要的时期,掀起了新的文学热潮,有人甚至将其与五四时期相提并论,可见其对中国当代文艺学理论建构的重要意义。在这一时期,文学流派迭出,有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寻根文学、先锋文学、新写实文学、新历史文学等,此外还有美学大讨论和文学主体性论争。其中,文学主体性论争更是与“文学热”密切相关。

  文学主体性理论思潮的出现并非偶然,它与80年代“美学热”和“文学热”的复兴一样,有着历史必然性。彼时,我国文艺界和理论界急于摆脱此前“左”倾思潮的影响,“美学热”以美学讨论的视角和思想解放的话语模式,探讨了美学的基本原理问题;“文学热”以文学思潮的更迭和文以载道的言外之意,同样实现了对历史的反思和以人为本的确立。在这样的历史语境下,关于文学主体性的论争必然携带着鲜明的历史基因,从文学理论层面确立了人的主体性地位。

  文学主体性一经提出,便引起文艺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激烈论争。文学主体性的理论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早在70年代中期,有学者将“主体”作为一个哲学概念予以重提,并且把自己的研究称为“主体性实践哲学”,这成为文学主体论的理论基础;二是文学主体论还受到西方人本主义的影响,回归了“文学是人学”这一命题,显示出对人的力量充满自信。

 文学主体性理论存在缺陷

  具体到文学主体性的内涵,文学主体主要分为三部分:作为创作主体的作家、作为文学对象主体的人物形象、作为接受主体的读者和批评家。作家的创作主体性主要是精神主体性,其最高实现是与作品和世界融为一体,达到超我无我的境界。人物形象具有主体性,他们有自己的灵魂和意志,作家在创作时应该尊重人物的主体性。读者在阅读作品时,发挥主体能动性,可以实现人的自由的全面发展。反映论坚持现实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这一基本原则,文学主体论则认为文学应该高举主体性大旗,因为创作的依据是作家的精神主体性,即意识和潜意识。

  这也意味着,关于文学主体性的论争主要集中于有无纯粹的精神主体性、纯粹的精神主体性能不能超越现实的实践而单独存在等问题。针对这样的观点,论争者主要分为两方,一方持基本肯定的观点,并进一步对其作出补充或修正;另一方则持否定意见。持肯定意见者认为在我国文学界长期忽视个体主体性的情况下,提出文学的个体主体性,具有重大意义;持否定意见者则对文学主体性理论本身存在的理论缺陷进行了尖锐批评。

  文学主体性理论之所以受到质疑和批驳,主要有以下原因:其一,该理论过于强调精神主体性,忽视主体的实践活动,从本质上讲有唯心主义嫌疑。其二,该理论在谈论主体时,不谈主体的界限,把主体性极端抽象化,使其变成先验的、永恒的、抽象的东西,忽略了主体的具体性和历史性,缺乏辩证意识。其三,该理论在对主体性予以进一步辨析方面存在逻辑不清等问题。主体性具有不同层次,既有社会主体性,又有个体主体性。而且,无论是社会主体性还是个体主体性,都不是纯粹的精神主体性,而是在实践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影响文学流派发展

  经过长期论争,关于文学主体性的问题渐渐明晰起来。到90年代,随着后现代思潮的涌入,一些学者接受了“人之死”、“作者之死”等观点,力主消解和解构文学主体性,主张以法国作家、精神分析学家雅克·拉康(19011981)提出的“主体间性”(即人对他人意图的推测与判定)这一概念范畴,作为对文学主体性的修正与补充。文学主体性论争在八九十年代文学理论界持续时间长,影响也比较大,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文学理论界的重要事件,具有较为深远的意义。

  第一,文学主体性论争直接影响了文学流派的发展,伴随着文学主体性论争的是寻根文学与先锋文学的创作潮流。寻根文学致力于对传统意识、民族文化心理的挖掘,以期在现代化进程中塑造中华民族的现代自我。先锋文学也是现代文学的重要流派,一群具有强烈自我意识的艺术家和作家通过不断创造新的艺术形式和风格,宣示自己的主体性。可以说,寻根文学和先锋文学背后体现的正是文学观念和方法的变革,这与文学主体性理论不无关系。

  第二,文学主体性论争对文学理论发展同样有着重要作用。它在学理上进一步厘清了主体的内涵与外延,确证了马克思主义美学的本质是实践的唯物主义美学。新时期文学理论的重要进展之一就是对文学主体的重视。通过关于文学主体性的论争,马克思主义美学的主体概念得到了更加准确的界定。文学主体是一个历史概念,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不是一成不变的。因此,对主体性的讨论不能离开具体的历史规定性,不能离开社会生活实践。没有实践,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主体性,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主体观。

  第三,文学主体性论争具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反映了从阶级主导论转向追求个体自由精神的社会思潮。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无论文学界还是文学理论界,都重新开启了对于人的个体性的重视,文学主体性论争在其中起到了推动作用。到90年代,市场经济的发展以及后现代思潮的盛行,对文学界和文学理论界产生了新的影响,关于是否有必要仍旧强调个体性,出现了不同声音。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电影电视以及网络新媒体的流行与普及,文学界与文学理论界又有了新的变化。因此,从源头上把握和梳理文学主体性,不仅有助于我们理解文艺现状与理论走向,更有助于理解时代文化变迁。

  通过对文学主体性论争的梳理,我们可以了解其理论内涵、论争的焦点及意义,对这场论争有更加全面的认知。关注文学主体性论争,可以使我们更加客观理性地观照当前的文学现象,并提出具有针对性的建议与指导。

 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婕 焦俞萍


TAG: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