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演变的自身动力机制

             语言的发展演变呈现出较清晰的图景:语言作为动态系统,其发展本质上是内因驱动。语言的发展是内在确定性和随机性的统一,这是语言作为一个复杂系统的本质特征。

  结构主义语言学把语言看成封闭、规则的系统,但事实上,语言本质上是一个动态系统,在时间和空间序列上都处于发展演变之中,语言演变是语言研究的主要任务之一。迄今为止,关于语言演变的特点、性质、原因、方向、类型等,都还有很多争论。

  语言的演变,核心是语音演变。但音变原因和音变方向难以观察。索绪尔以前,语言学家提出过包括种族理论、土壤气候理论、省力理论、世代理论、社会突变理论、底层理论、模仿理论等各种解释,但这些解释或以偏概全,或失之于主观臆测。在分析具体音变时,人们往往用发音的生理基础和语音的普遍特征去解释音变的原因和方向,这种方法有一定的解释力,但在实践中又经常遇到反例。因此,索绪尔本人也不得不承认音变是盲目的。

  种种情况说明,解释语音演变,必须基于语言系统的结构特征。萨丕尔首先意识到音变原因可能和语音系统格局的调整有关。根据这一认识,并基于非线性科学和混沌学的理论框架,笔者尝试提出一种音变动力机制,以涨落、平衡破缺和自组织性概念解释语音演变。

  涨落:语言要素层面的随机变化

  “涨落”是指物质系统处于热力学平衡态时,作为统计平均值的宏观物理量如能量、压强、分子数密度在其平均值附近有微小变动的现象。从自然界到人类社会,所有看起来恒定不变的量实际上都是在随机变化着,这种随机变化就是涨落。例如,地球自转一圈需要的时间是24小时,其实这只是一个平均值,真实的自转周期是随机变化着的。

  众所周知,语言系统的各种要素随时随地处于涨落之中。每一个人或群体的语言系统及语言行为,都是对整个语言系统的细微变异和调整。这些变异和调整,体现了语言发展的无限可能性。

  语言系统各种要素的涨落,随时都在发生,并随时能够为人所体会到。只是由于涨落尚未引起系统性的发展,因此未受重视。在笔者看来,涨落是发展的初始条件,地位十分重要。由于涨落概念的引入,我们得以把对语音演变的观察提前到系统性发展之前的阶段。

  从语言的自然属性看,语音作为物理现象,在发声过程、语音传播和接收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在发生涨落,都在变异。一个语言或方言中的同一个音位,严格来说,都有无数个音位变体。各种因为地理条件、年龄、性别、阶层等外部条件而引起的扰动,进一步作用于语言自身的涨落。一些涨落可以从个体扩展到群体,形成群体性涨落和变异。“涨落”和“变异”两个概念,在某些层面上有相同的内涵。但仔细分析则有本质不同。变异(变体)是相对于标准(正体)而言,但就一个动态系统运动来说,没有所谓的标准和变体,任何涨落都有发展的可能性。

 平衡—平衡破缺—平衡:

  音变的系统性

  平衡与平衡破缺是基于对称破缺理论形成的概念。杨振宁与李政道凭借对对称与非对称的独特认识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与对称性破缺理论相关的三对重要范畴,分别是守恒与不守恒、平衡与非平衡、无序与有序。在平衡与非平衡这一对范畴中,平衡破缺就是将系统平衡态与非平衡态联系起来的关键。

  一般认为,平衡态是指系统各部分的宏观性质在一定时间内不发生变化的状态。相类似的概念有“对称态”或“协合态”。与之相对应,由于系统自身涨落以及外界环境扰动,系统各部分的性质和状态发生变化,平衡性降低,这个过程就是平衡破缺。

  在动态系统里,平衡态是相对的,平衡破缺是绝对的。从对称破缺理论的视角看,对称破缺不只是一种现象,更是动态的发展演化过程。复杂性和层次结构起源于某种对称性的破缺。正是由于对称破缺,才使系统向有序化、组织化和复杂化演化。平衡破缺使系统从平衡态向非平衡态发展,引起系统格局的调整,建立新的、更高层次的平衡。

  平衡破缺按其动力来源可以分为自发破缺和诱导破缺两种形式。这两种形式在语言系统的演变中都有鲜明而充分的体现。基于系统自身要素的涨落,导致系统的发展和变化,原有的系统平衡性降低,造成自发破缺。

  自组织性:系统性音变的实现

  对于一个系统而言,平衡态是相对的,而平衡破缺则是绝对的。但平衡破缺的结果并非将系统引向彻底的非平衡状态,而是使之达到一个新的、更高层次的相对的平衡态。这一动态发展过程如何实现?也就是说,系统从单一或若干要素的涨落发展到整个格局的调整,其动力机制是什么?答案是自组织性。

  非线性复杂系统具有自组织性。自组织是指一个系统在内在机制的驱动下,自行从简单向复杂、从粗糙向精细方向发展,不断地提高自身的复杂度和精细度的过程。

  语言系统的发展,充分体现了系统的自组织性。语言系统丰富的发展变化,不会将语言引向系统崩溃的道路,而是在语言系统内在机制的作用下,引导其向一个新的相对平衡态发展。语言系统的自组织性,体现在从初始条件到系统格局调整的整个过程之中。

  由上可见,语言的发展演变呈现出较清晰的图景:语言作为动态系统,其发展本质上是内因驱动。语言要素的随机涨落是语言发展的初始条件;涨落导致平衡破缺,为语言的系统性调整提供了必要性;系统的自组织特性为语言的发展提供了动力和可能性;外部环境对语言系统有扰动,这种扰动通过语言系统的内部要素发挥作用,造成系统的不规则变化。这一宏观图景表明,语言的发展是内在确定性和随机性的统一,这是语言作为一个复杂系统的本质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锋(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中国民族语言学会)


TAG:
评论加载中...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